公開文章
Title |   宗派主义者的危机
名字
牛美德
寫日期
2018-10-08 23:50
  • · 仰望耶? : 70%
  • · 順服神的話語: 80%
  • · 默想 :
  • · 禱告(晨禱) :
  • · 阿們 (數) ( 0 )
  • · 阿們的成員 :
  • 還沒有阿們的成員

自古以来,不同宗派之间常会有神学方面的争论。而对我来说,第一次正面接触宗派之间的较量是2013年。即从神学院毕业半年后的一次改革宗神学论坛上。

我所就读的神学院校是福音派神学立场,学习期间,也曾在书本上了解过不同宗派的理论,但这学习仅是单方面的书面研究,当直接接触一些宗派人士时,确实地感受到了之前的“纸上谈兵”。

与改革宗的接洽成为我早期服侍中最大的挑战。甚至我的一位有改革宗情节的同工,因质疑我的神学立场特意从海外购书给我阅读。

面对挑战,迫使我必须重新思考改革宗神学相关的课题。为更深入的了解其立论,我重修了三门系统神学、阅读相关书籍、参与改革宗神学会议、也参加一些主要的培训。逐渐我发现,我慢慢开始理解他们。

总结来说,在我看来,目前国内的改革宗神学实际是“救赎论”。这正如一位改革宗牧者所说:“除了耶稣的死、复活,其他的信息都不是福音。”这样一来,创造、爱、公义等信息,也不包含在福音之内了。

虽不苟同,但对改革宗的研究确帮助我对救赎论有了更深刻的认识。我想,这正是他们对中国教会的贡献吧!然而,价值虽好,弊端也随即而来。在研究的过程中我不由的会假象自己是改革宗立场的人,也尝试用改革宗神学去处理每一个服侍中遇到的问题。然而时间一长,弊病也随之而来。主要问题如下:

1.一些改革宗人士对福音的定义过于狭隘。一段时期,教会多位信徒受改革宗人士的影响,开始怀疑自己的重生。理由是不确定自己所信的是否正确。

2.改革宗神学的预定论并不容易驾驭。预定论很容易演变成宿命论,以致使人失去属灵操练的动力。虽然就神学本身来说,宿命论是改革宗所反对的。但在生活中实际应用时,却少有人能够真正的驾驭得了预定论。所以,有人曾说,“懒癌“是改革宗的天敌。

3.国内的改革宗最为严重的问题在于排他性。一旦成为改革宗主义者,就会自然而然的有了排他性,甚至拒绝聆听其他宗派的神学理论。

不同神学立场造成的张力曾一度困扰我许久。我不断思考究竟哪个宗派才是更正确的?我所服侍的教会适合怎样的神学立场?卫理公会和改革宗之间哪个更优越?于是我不断在两者之间流串,以体验其对我自身及教会的影响。然而我发现,目前存在的宗派都有其优势,也有其局限性。

直至近日,我内心的矛盾才得以释怀。为什么我们必须将自己置身于某个宗派的围墙之内呢?宗派可以形系统,但也能成为人的桎梏。神学本身并不完全,学习神学的基本态度也应该是开放的。在思考不同宗派的立论时,是更客观地去反思自己对真理的认知。如此,我们可能会倾向与某一个宗派,却不应该完全受其束缚,也必须时常对已构建的神学观点重新反思。此与彼虽矛盾,却也相互制衡,彼此补充!

最重要的,我领会到了神学存在的意义是为让我们更亲近神。若一意规避其他宗派的神学立论,不仅无异于神学建设,更有损属灵生命的成长。

至于不同神学立场之间的矛盾,既是知识性的,就应当存分辨的心为服侍所用,而非成为教会分门别类的推手。

让我最后讲一个故事:武侠小说中的主人公,常常因意外获得武功绝学而脱颖而出。然而,令我们更为羡慕的是,主人公一生中所获之绝学往往并非单一,其中也不乏有理论不同之处。也许有以钢制柔,也可能有以柔克刚。习武者若暂且虚己,就不难将多派武功集于一身,自备使用。

同样道理,神学不也应当成为基督徒生命中的装备,为我们生命成长及服侍所用吗?